莫桑石打破了鑽石的世紀營銷騙局,背后全是消費陷阱?

莫桑石打破了鑽石的世紀營銷騙局,背后全是消費陷阱?

發布日期:

商業 Business


要點:
“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這是世界上最為經典的”消費主義“陷阱。而鑽石直接作為承載愛情的信物,它的出現也改變了中國人傳統佩戴金飾、玉飾的局面,但莫桑石的出現改變了一切。莫桑石便宜,跟鑽石外觀相差不大是Z世代願意為之買單的原因,也是是基於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狀態下選擇的結果。

投資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一種洞察宏觀經濟的態度,見證社會演變與科技發展。我們一起,從大變局中看清發展趨勢,希望從不確定中找到確定。

狂呼金融研究所聚焦於新的社會發展形勢下,金融與經濟對當今世界日益凸顯的影響。以全面、理性的投資視角,洞察分析每一個趨勢與機會,為廣大投資者創造更高質量、更獨特的金融投資觀點。

狂呼,比一部分人更快、更准地看清市場,讓大眾洞察金融經濟的核心。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莫桑石改變了一切
除了鑽石和人造培育鑽石外,近几年更是刮起另外一陣風:莫桑石Moissanite。自從莫桑石的出現,鑽石便不是那顆唯一最閃耀的星。

莫桑石之所以能夠成為優秀的鑽石替代者,是因為它擁有比鑽石更高的折射率和色散值,因此擁有比鑽石更閃亮、火彩更強的視覺效果。目前對於莫桑石,有部分人會覺得這不是“真正”的鑽石,對其充滿拒絕。也有部分人認為,鑽石佩戴的頻率和場合非常有限,只有求婚、婚禮儀式和其他紀念日場合偶爾佩戴,實在不值得花“天價”去購買一枚鑽戒。

1893年,一位名叫亨利·莫伊桑/Henri Moissan的法國科學家首次發現了天然的莫桑石礦物質,后來他還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他在亞利桑那州一顆隕石落在地球上形成的隕石坑中發現了這種寶石的微小顆粒,最終以他的名字命名“莫桑石”/ Moissanite。他起初以為自己發現了鑽石,但后來確定這些晶體是由碳化硅組成的,而天然碳硅石在自然界極其罕見,因此直至今天,市場上可出售的莫桑石基本都是實驗室制造。


合成莫桑石晶體

1998年美國查爾斯科瓦公司,培育出第一顆莫桑鑽。憑借先進科研技朮和生產設備,美國莫桑鑽質量穩居全球第一,直到2013年查爾斯科瓦公司培育專利技朮到期,中國國產莫桑石才開始有了發展的機會,自那時候起,才開始有了相對便宜的莫桑鑽。而在2013年之前,莫桑鑽價格都很貴。

經過2年的技朮和產品沉澱,莫桑石在2015年被大量推向市場。由於其價格低廉,外觀又跟鑽石很像,這樣會讓鑽石的市場格局發生巨大變化,本來買小分數鑽石的人會去買莫桑鑽,這是那時候主做鑽石的珠寶商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國內珠寶商普遍不推荐,導致莫桑石一度銷量慘淡。

鑽石壟斷地位的確立
那么,我們一直追捧的象徵真愛無限的鑽石背后,是否真的那么稀缺、珍貴?

鑽石很長一段時間只是皇家和貴族炫耀財富的飾品,產地固定且產量稀缺。但稀缺的情況在十九世紀后期發生了改變,因為南非居然神奇地發現了一座鑽石礦,產量居然有几千萬克拉。於是,一個叫羅玆的英國商人在1888年創建了大名鼎鼎的戴比爾斯/De Beers公司,從此開始了“鑽石營銷騙局”。戴比爾斯直接買下了整個鑽石礦,隨后統一控制鑽石出量,壟斷整個鑽石的供貨市場,甚至為了保證稀缺性,他們寧願“銷毀式”倒掉鑽石,也不想改變供求之間的稀缺性。


南非:一群礦工在戴比爾斯鑽石礦的地下工作。J.E.M. 攝影,1896 年

戴比爾斯通過對鑽礦的壟斷和價格的操縱一直保持行業龍頭地位,同時還制定一套“4C評級標准”來決定鑽石的價值,而這些所謂的權威鑽石評級機搆,實際上都掌握在西方鑽石巨頭的手里。圍繞天然鑽石產業鏈形成的西方利益集團,已實現從“鑽礦、評級標准、評級機搆”的一條龍式壟斷。

意外的是,1959年,蘇聯也發現了大片鑽石礦。加之,蘇聯工業實力強,開釆鑽石的速度遠超戴比爾斯。一旦蘇聯開始賣貨,鑽石價格肯定要暴跌。於是,戴比爾斯迅速找到蘇聯,拉攏了蘇聯的鑽石商,雙方同意共同控制市場上的鑽石產量,大家一起賺錢。於是,這些鑽石商聯合起來,在1888年成立了戴比爾斯礦業公司,他們迅速整合資源,几乎收購了當時全球所有大型鑽石礦的開釆權,由此完成了鑽石領域的壟斷,而戴比爾斯則掌控了全球90%以上的鑽石市場。

從古至今,技朮塑造了鑽石的價值,但技朮也正在顛覆鑽石的價值。帶來致命一擊的就是“人造培育鑽石技朮”/Lab Diamond的出現。

人造培育鑽石的出現
1954年,人造培育鑽石首次成功合成。當時,一批通用電器公司的研究員在實驗室里制造出一顆鑽石,他們仿造鑽石在自然界形成的環境,給碳加以極度的高溫高壓。同樣在1950年代,另一種制造合成鑽石的方法被研發成功,這種叫化學氣相沉積/CVD的方法,是在很低壓力和相對低的溫度下,將碳從含碳的混合氣體沉積成鑽石基體。人造鑽石最初出現的時候,對於“鑽石共識”几乎沒有太大的影響。過去几十年,人造培育鑽石超過 90%都用在了工業領域,這是因為那時的人造鑽石工藝還不成熟,沒辦法完全去除氮、鐵等雜質,培育鑽石就呈現出深淺不一的黃色,而且成本也高、賣得也貴。雖然在工業用途上硬度、熱導率沒有差別,但在色澤、純度等外觀因素上,與天然鑽石相比,完全沒有競爭力。

但是現在不同了,人造培育鑽石的品質提升到很高的程度。人造鑽石甚至可以做到雜質更少純度更高,專業鑽石鑒定師的工作也就失去了實質意義。更重要的是,人造鑽石價格優勢明顯,零售價僅為天然鑽石的20%-35%。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毛河光曾用化學氣相沉積法,用一周時間培育了一顆2克拉的人造培育鑽石,他讓學生拿到GIA(世界三大鑽石評級權威機搆之一)估價,鑒定專家居然給出了20萬美元的估價,實際上這顆人造鑽石的成本才不到5000美元。

本來通過不斷的“制造壟斷”和“供需緊張”的狀態,可謂讓這門生意“千秋萬載”地做下去,可惜碰到了人造培育鑽石的技朮進步以及“中國制造”這個“發達國家粉碎機”。所謂的“發達國家粉碎機”指的并不是去摧毀一個現實的發達國家,而是指近年來隨着中國科技的發展,在各領域不斷打破發達國家壟斷的局面。

到了21世紀,中國工業水平突飛猛進,人造培育鑽石技朮早已獨步天下。目前,中國已經實現可以在工業流水線上量產鑽石。尤其是河南,已經成為了全球最大人造鑽石生產基地。根據數據顯示,中國金剛石單晶體產量占全球總產量90%以上,年均培育300萬克拉,穩居世界第一,遠銷歐美。

所謂人造培育鑽石,就是在實驗室中人為制造出高溫高壓的環境,使得碳元素按照特定的立方結搆加速結晶出鑽石。使用一個六面頂壓機,僅一周時間,就可以生長出1克拉以上的鑽石,而在自然環境下,可能需要上億年。

其實形成鑽石的原料并不罕見,就是碳,地球上到處都是,和石墨的組成也差不多,只是它們的原子排列方式不同。天然鑽石和人造培育鑽石的區別也不大,就好比:一個是北極天然形成的冰塊,另一個是你家里冰箱的冰塊。本質上,都是冰塊,北極的和你家里的沒區別,甚至你家的冰塊大概率品質和質量還要更好。因此,人造培育鑽石,雜質更少、亮度更閃,價格只有天然鑽石的20%,卻也是真鑽石。人造培育鑽石的出現,讓這個忽悠了全世界一百年的騙局,就這么被擊穿了。

人造培育鑽石的“黑科技”
2020年下半年人造鑽石就出現了供不應求的緊張局面,2021年上半年,中國投資者嗅到了它的味道開始介入。目前,中國人造鑽石板塊相關概念股共12家,其中9家為生產端企業,另外3家曼卡龍、潮宏基、豫園股份為銷售端企業。人造鑽石概念的厚積薄發,也讓一眾企業嗅到風口,准備在資本市場有所作為,其中就包括中國一家早前默默無聞的隱形大佬“寧波晶鑽”。

盡管中國的鑽石生產基地在河南,但位於浙江的寧波晶鑽,卻在產業鏈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這家名不見經傳的企業是中國行業生產規模最大、產量占全球四分之一的化學氣相沉積/CVD大單晶金剛石生產制造商。它在生產設備技朮上的突破,更是讓中國這個金剛石大國的產業鏈從中低端迅速跨入了國際合成金剛石應用高端市場。

早年在中國,想要合成出高品質的單晶金剛石,能供應相關設備的廠家并不多。一般是從日本、美國、德國進口,價格也非常昂貴,換算成人民幣大概需要近300萬。而且它的核心配件還會受到一些出口掣肘,也就是“卡脖子”,這對於一些剛走出實驗室的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堵高牆。為了不被國外高昂的制造設備扼住喉嚨,寧波晶鑽公司的研發隊伍在專家團隊指導下開始自己動手搞起了研發設計。2014年,在攻堅了近一年之后,誕生了中國第一台CVD裝備,寧波晶鑽用其生產出了第一顆“中國血統”的鑽石。

目前,寧波晶鑽自主研發的CVD裝備已經迭代到了第10代,實現了完全的國產替代,共擁有機台數達到了550台。它們成為了寧波晶鑽走入全球金剛石產業序列的最堅實后盾,也讓2021年寧波晶鑽的產能達50萬克拉。

龍頭企業紛紛加入
人造培育鑽石是一個“錢”景極高的黃金賽道。因為它的生產技朮正處於快速迭代的上升期,而成本也在不斷下降,橫跨消費與工業應用兩個領域。而如此大的市場空間,也讓一開始面對人造鑽石出現而大作口號“真鑽難有,真愛難尋”諷刺的龍頭企業戴比爾斯也開始推出人工培育鑽石品牌“LightBox”。

目前人造鑽石在全球鑽石市場份額的占比僅有4%,到2030年則有望增長到10%。另一方面,隨着生產成本的下降,人造鑽石的利潤空間也進一步增大。

下游人造鑽石飾品品牌商主要為傳統珠寶商、聚焦人造鑽石飾品的新興珠寶商,以及上游生產商、中游貿易商打造的自有人造鑽石品牌,毛利率在50%至60%,淨利率在10%至20%,可謂是一個巨大的“藍海市場”。

“Z世代”下的新選擇
基於“Z世代”(指1995年-2009年出生的一代人)的消費需求跟消費心理,如今他們并不盲目“超前消費”、“虛榮消費”、“面子消費”、“攀比消費”。他們的成長環境與父輩是天差地別,不同的是他們消費理念會汲取和整合父輩那一代的模式,進行提煉和提升,形成自身專屬的消費模式。

以現在熱度很高的“莫桑石”市場打個比方,Z世代知道這是“一場模仿大秀”,但不會像父輩的想法一樣,兩邊極端,不是“極支持正版打壓模仿”的態度,就是“什么便宜買什么的態度”。對於莫桑石,大家肯定先想到的是便宜,跟鑽石外觀相差不大是Z世代願意為之買單的原因,也是是基於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狀態下選擇的結果。

另外,莫桑石消費市場其實也不僅僅局限於Z世代,靠Z世代商業“藍海”翻槃也不是主要途徑,只是發展莫桑石的其中一條分支,而另外還有大部分,是要追求個性化且有一定購買力的消費人群。

此外,莫桑石在色彩和光澤上有着獨特的表現,因此消費市場也包括了喜歡珠寶首飾的收藏家的投資者。如果從文化風俗來說,莫桑石在非洲地區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也有不少人也會選擇購買莫桑石來展示對非洲文化的關注和尊重。

投資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一種洞察宏觀經濟的態度,見證社會演變與科技發展。我們一起,從大變局中看清發展趨勢,希望從不確定中找到確定。

狂呼金融研究所聚焦於新的社會發展形勢下,金融與經濟對當今世界日益凸顯的影響。以全面、理性的投資視角,洞察分析每一個趨勢與機會,為廣大投資者創造更高質量、更獨特的金融投資觀點。

狂呼,比一部分人更快、更准地看清市場,讓大眾洞察金融經濟的核心。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返回網誌
1 / 8
1 / 4
1 / 4
  •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