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 PNP硕博类项目永久关闭,揭示加拿大移民的“雙重困境”? (持續更新)

BC PNP硕博类项目永久关闭,揭示加拿大移民的“雙重困境”? (持續更新)

發布日期:

想法 Ideas


要點:
從對學簽、配偶工簽政策下手,限制臨時外籍勞工工簽,到“BC省碩博項目直通車”的取消。進入2024年,加拿大新政策可謂是層出不窮,引起的風波也是一波接一波。

在“速食”成為主流的視聽傳播時代,社會每天都在產生大量信息。而應該探討的深度,卻永不止於話題或事件本身。我們一起,從社會發展中洞察有價值、有趣、有爭論點的生活方式及現象。

狂呼社會研究所聚焦社會變革下不同的聲音,向外延申社會背景、文化背景的思考深度,以多角度剖析、獨特的社會視角,引領大眾感知社會的“人間百態”。

狂呼,為每一個社會現象或事件的背后,提供具有探討價值的觀點,始於洞察、終於啟發。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4月3日事件最新進展
3月19日,卑诗省宣布了BC PNP IPG新政。三天后,温哥华市中心举行了一场抗议活动,超过500名国际留学生和支持者参与其中,敦促BC省政府考虑当前已被录取进IPG清单中硕士项目的学生,实行“旧人旧政”。

这次活动的请愿书名为“承诺与兑现:确保BC PNP国际学生未来之路”。据请愿书称,按照之前的政策,指定硕士项目的毕业生可以直接申请BC省提名。而此次突如其来的新政,让许多留学生感到所有计划都被“打乱”。新政消息发布后,受影响的学生开始与各区域议员密切联系,并与表达支持和同情的人员进一步会晤和沟通。

據相關資料顯示,4月2日至4日,BC省议会將在維多利亞城市舉行。因此,今天4月3日,過百名國際留學生與支持者再次前往维多利亚BC省议会大楼踴躍表达诉求,希望引起省府/议员关注,爭取BC PNP IPG新政能有對應的“祖父條款”,以保證現有國際留學生可以按原计划申请省提名。

這場活動也伴隨著國際學生鏗鏘有力的口號,“Grandfather Rights are Human Rights!”、“Change BCPNP care not Overnight!”、“Save Talents for BC,STEM, health, construction"!

近日,因BCPNP新政變化給國際學生帶來了“不確定性和壓力”。據相關資料顯示,這削弱了該省對有才華的國際學生的吸引力,並可能影響這些學生給BC省帶來的學術和專業多樣性和活力。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會導致加拿大失去對國際人才的吸引力,導致技術人員流失。

4月1日原文
BCPNP碩博類項目永久關閉?
自從2023年底加拿大對留學生簽證實施嚴格控制以來,加拿大當局一直在不斷調整移民政策。自2024年年初以來,加拿大移民政策的一系列變化更是朝着提高移民門檻的方向發展。

1月22日,移民部對學簽和工簽政策進行了重大調整,其中包括限制學簽數量,比2023年減少了35%。此外,自2024年9月起,由私立學校運營的公立學校授課項目將不再允許畢業生申請工簽。2月15日,阿爾伯塔省宣布暫停受理阿爾伯塔機遇通道移民申請,暫停期間將專注處理該計划積壓的申請,并將有限的移民名額集中用於填補醫療保健、技朮、建筑、農業、旅游和酒店業等行業的勞動力短缺,具體恢復時間將另行通知。

最近,BC省政府突然宣布關閉項目,意味着理工科畢業生直接獲得永久居留權的時代即將結束。除了醫護通道外,整個BC省省提名計划對語言要求將全面提高。所有留學生的語言成績都必須達到CLB 8水平,這意味着除了聽力分數達到7.5分外,其他三項分數都必須達到6.5分。根據相關數據顯示,這一語言要求已經淘汰了80%的中國申請者。

根據原來的BC省省提名計划政策,一些學校和專業的研究生在畢業后無需尋找工作,就有資格直接獲得BC省提名,而只有本科留學生需要提供工作邀請證明。因此,許多華人留學生為了“穩定移民”,可能會錯過其他更好的機會。然而,隨着加拿大移民部政策的收緊,這一情況也開始引起受益群體主要是中國的碩士和博士留學生的不滿。

這對於BC省的留學生來說無疑是一個“巨變”,意味着許多人多年的努力白費了
BCPNP項目一直以來都是競爭激烈的。據統計,BC省目前有超過62,000名持有畢業后工作許可證的人,其中大多數人都在尋求獲得永久居留權的途徑。因此,BCPNP項目被很多人視為獲得永久居留權的一條便捷途徑。

然而,2024年的情況發生了變化。BCPNP提名名額僅約為3000個,且BCPNP碩博項目被取消。新政策的宣布使得移民門檻不斷提高,移民變得越來越難。此前,印度留學生曾發起大規模抗議活動,而“BC省碩博直通車”一直是華人留學生的心頭好,因此這次政策變動對華人留學生的影響尤為顯著。

在3月22日,BC省的中國留學生在溫哥華美朮館舉行了大規模游行示威活動。從現場視頻可以看到,隊伍中超過500人,其中大多數都是華人面孔。華人留學生憤怒地高喊着“BCPNP injustice/BC PNP不公平!

一位名為Zongwang Wang的華人留學生在加拿大主流媒體上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也表達了對BC省突然改變政策的反對態度。Zongwang Wang最初在紐約擔任投資顧問,收入丰厚。但是為了前往溫哥華東北大學攻讀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他卻放棄了這份工作。然而,BC省突然發布的政策通知讓這位28歲的中國青年感到自己的未來岌岌可危。

他表示,正是因為“BC省碩博直通車”的存在,才拒絕了美國其他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選擇前往BC省攻讀第二個碩士學位,希望通過該項目在BC省找到更好的生活。對於突然而來的政策變化,Zongwang Wang感到非常失望和困惑。同時,他和同學們發起了一份請願書,抗議BC省的政策變化,目前已有近2000名同病相憐的留學生或他們的支持者在該請願書上簽名。

BC省市政事務部負責監管“BC省雇主擔保技朮移民”/BCPNP,他們表示,提出這些變化是為了為來自BC省的外籍工人創造更清晰的途徑,以使不法招聘者和利用漏洞者更難進入加拿大。

對於BC省的這些變化,一位與BCPNP有關的官員表示并不感到意外,因為他認為這是省政府和聯邦政府試圖打擊所謂的“文憑工廠學院”的一部分,這些學院以高昂的學費吸引留學生,卻提供低劣的教育,并試圖通過移民加拿大來牟利。“這些機搆不是在推動教育,而是在通過移民加拿大的漏洞來推銷永久居留權。”

在最近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BC省長David Eby被問及最近BC省移民政策變更的問題時對外表示,“看到大家對BC省移民感興趣,我很開心,但是BC省的移民計划旨在為本省吸引緊缺人才,而不是為獲得加拿大PR的捷徑。加拿大不是廉價文憑的製造工廠,新的政策明確規定留學生必須達到特定標准才有資格爭奪有限的名額。”

盡管省長的話語似乎輕描淡寫地暗示了不能在BC省移民的留學生都是不合格的,但BC省留學生移民的現實卻十分殘酷。

根據移民部提供的數據,BC省目前有超過6.2萬名持有畢業工簽的人,這些人都是曾經留學過的前學生,現在都在尋求加拿大永久居留權。然而,到了2024年,BC省可供畢業留學生申請的BCPNP提名名額僅約為3000個左右,甚至無法滿足本省5%不到的畢業工簽持有者。更令人擔憂的是,目前BCPNP留學生移民的分數要求已經變得極高,甚至需要達到125分,這對於即將畢業的本省碩士畢業生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現在,BCPNP又對這些正在讀書但無法在政策變化前畢業的留學生釆取了更加嚴厲的措施,這也難怪留學生們感到焦慮不安。

對此,網絡上對於“BC省碩博直通車”改革有兩種主流聲音
支持者認為,“BC省碩博直通車”改革后只是要求本科和碩士畢業生都必須達到語言CLB 8水平(即雅思三科6.5分,聽力7.5分),并且需要獲得BC省雇主的工作Offer,這些條件并不苛刻。如果不能滿足這些要求,那就意味着你不符合BC省的要求。目前,“BC省碩博直通車”存在的問題是,有太多的學生在畢業后遞交完移民申請就直接回國了,而BC省對他們毫無辦法,因此,這些人既然不願意在BC省工作生活,那為何要占用BC省的移民配額呢?

然而反對者則認為,“BC省碩博直通車”突然預告2025年政策變動,看似給予了緩沖期,但對於已經入學但來不及在2024年畢業的學生而言,這是非常不公平的。這些學生在最初選擇BC省的專業和學校時,多少都會考慮到未來可能獲得加拿大PR的情況,但現在突然告訴他們政策發生了變數,誰都難以接受。其次,新增工作offer要求或提高語言要求并不是最主要的問題,政策變動后最重要的是將部分專業碩士的直接移民改為需要打分才能移民,而目前BCPNP的評分對留學生不利,背後是否反映了加拿大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加拿大目前面臨的“雙重困境”
加拿大大學面臨的財政赤字問題與加拿大移民政策收緊之間存在密切關系。財政赤字促使大學更加依賴國際學生的學費收入,而移民政策的調整直接影響國際學生的數量和多樣性,進而影響到大學的收入來源。這種雙重壓力使得加拿大大學在財政管理和招生策略上面臨着嚴峻挑戰,需要尋找新的應對措施以保障教育質量和長期可持續發展。

盡管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上個月宣布將向處境艱難的高等院校提供近13億元的資助,但該省仍有三分之一的大學處於虧損狀態,而到明年,預計約一半的大學將難以實現收支平衡。安大略省大學理事會代表着該省23所公立大學,表示福特政府提供的資金“遠遠不足以使該行業在財務上可持續發展”。根據該理事會的預測,至少有8所大學在2023至24年將出現運營赤字,總計1.52億元,而至少有12所大學將在2024至25年出現運營赤字,總計2.93億元。

據相關數據顯示由於國際學生面臨諸多不確定性,申請量已經下降了15%
考慮到安大略省政府將在未來三年繼續凍結本地學生的學費,并且國際學生的人數大幅減少,許多學校將面臨巨大的收入損失。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教務長兼副校長表示,政府要求凍結本地學生的學費對學校來說是一個問題,指出該校過去20年一直資金短缺,收入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7%。麥克馬斯特大學正在尋找更多收入機會,并要求各部門為預計在2024至25學年出現的赤字做好准備。在面臨未來資金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該大學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將需要財政緊縮,除非政府提供大量額外資金或國際學生招生方面有所改善。

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也表示,安省政府的資金對明年的收入預測只會產生很小的影響,但在學費凍結的情況下,預算面臨制度性壓力,且收入不確定的因素仍然存在,這將影響對下一個預算年度的規划。此外,預計該大學在2024至25年將面臨7500萬元的赤字,計划對所有基礎預算進行4%的削減,將成本削減28%,并動用儲備金。

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最近,一名高級管理員發出了關於"面臨倒閉"的警告,這成為了頭條新聞。目前,該校的財政運營赤字高達4100萬元,部分專業已經暫停招生。同時,校方正在向教職員工提供自願退休計划,他們若自願在2024年底退休,可以獲得一年的工資補償。此外,該大學的教務長兼學朮副校長以及首席運營和預算官透露,安省還有其他6所大學也面臨類似的破產困境,但并未具體說明是哪些大學。

另外,今年圭爾夫大學也預計將面臨1700萬元的財政赤字。安省政府在2月份宣布將向處境艱難的高等院校提供近13億元的資助,并表示未來三年將繼續凍結安省學生的學費。然而,今年秋季,安省政府卻允許對來自其他省份的加拿大學生上漲5%的學費。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安省大學理事會和安省本科生聯盟已經聯名致信省長福特和財政部長,緊急呼吁在2024年的預算中對大學進行投資,強調這也是對安省學生、社區和未來的投資。

其次,與全球其他移民國家一樣,加拿大前几年曾實行大規模的移民大赦政策,但隨着移民數量的增加,加拿大政府開始重新審視新移民的各項標准,涉及政治、經濟、社會等多個方面。

隨着移民政策的收緊,對語言、年齡、工作背景的要求將日益提高,同時加強審核等措施也將會釆取,以控制臨時居民的增長速度等。

新政策的實施將對明年以及以后畢業的留學生產生重大影響。他們需要更加努力地准備畢業后的就業,因為新規定要求他們通過找到符合要求的工作來獲得永久居留的資格。這意味着他們必須積極尋找與自己專業相關的工作機會,并展現出足夠的能力和競爭力,以滿足加拿大移民局對於工作經驗和技能的要求。

對於尚未就讀BC省碩士項目的申請人來說,這個新政策也提醒他們重新審視自己的規划和選擇。他們需要仔細評估自己的職業目標和未來發展方向,考慮是否繼續選擇加拿大作為留學目的地,以及是否選擇其他省份或國家進行學業。這種重新評估和調整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它關系到他們未來是否能夠順利地實現加拿大永久居留的願望。

“BC省碩博直通車”的取消以及新政策的實施,意味着留學生們需要更加深入地思考和規划自己的未來。他們不能再僅僅將進修視為獲得移民身份的通道,而是要將個人的職業發展和學朮追求與移民目標相結合,以實現更加全面和可持續的發展。

觀點1

取消加拿大“BC省碩博直通車”引發了人們對人生選擇目的性的重新思考。

曾經因為STEM項目(科學Science、技朮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結合的跨學科綜合教育)而選擇這一“快捷通道”,但現在需要重新評估其是否是最佳選擇。

留學本應是為了學習和成長,而不應該僅僅是為了獲得移民身份。將進修僅僅看作是獲取移民身份的途徑,會導致出現越來越多的“水碩”,這些人可能只是追求身份而非真正的學朮和專業能力。這種情況將進一步削弱留學生的整體競爭力,導致其在工作市場上處於劣勢位置。

“BC省碩博直通車”關閉後,讓我們更深刻地思考:個人在選擇留學路徑時,應該更加注重專業的匹配度和個人的興趣。攻讀自己擅長的專業并積累相關工作經驗,將會更有利於個人的職業發展和未來的競爭力。這樣的留學經曆不僅能夠提升個人的專業能力,還能夠為個人的職業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比如,留學攻讀與市場營銷相關的專業,畢業後再從事相關領域工作,對個人競爭力的提升以及經驗積累都會有更大的幫助。

此外,政府的政策調整也應該更加關注留學生的學朮能力和專業水平,而不僅僅是移民身份的獲取。加強對留學生的審核和評估,有助於提高留學生的整體素質,避免出現“水碩”現象,同時也能夠更好地滿足加拿大社會對人才的需求。

近日取消“BC省碩博直通車”的舉措提醒人們在留學選擇上要更加理性和務實。應該注重個人的興趣和專業發展,而不是僅僅追求移民身份。只有通過真正的學習和積累經驗,才能夠讓我們在未來的職業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觀點2

“BC省碩博直通車”的取消對於不同層次的人群影響不同。

對於那些實力強大、已經具備了足夠工作經驗和專業技能的人來說,取消該項目可能并不會帶來太大的擔憂。他們有能力在競爭激烈的移民環境中脫穎而出,不依賴於快捷通道來獲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權。他們更多關注的是自身的職業發展和提升,對於取消碩士項目可能持有較為寬松的態度。

然而對於處於中間層次的大部分人而言,取消“BC省碩博直通車”則尤為令人擔憂。這部分人群可能并不具備足夠的工作經驗或專業技能,以便通過傳統的移民途徑來獲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權。因此,他們曾經將希望寄托在BC省碩士項目上,希望通過攻讀碩士學位來快速獲得移民身份。取消該項目意味着他們失去了一條相對便捷的途徑,不得不重新評估自己的移民計划和未來規划。

這種擔憂主要源於競爭的加劇。取消BC省碩士項目可能會導致更多的人轉向其他省份或國家尋求移民機會,從而增加了競爭的壓力。對於那些原本依賴該項目的中間層次人群來說,感到無限的焦慮和困惑。

除此之外,取消“BC省碩博直通車”可能也會影響到留學生們的留學選擇。在選擇攻讀碩士學位的時候,他們可能會更加謹慎,會考慮是否選擇在BC省攻讀,以及是否繼續選擇加拿大作為留學目的地。這也將進一步影響到該省的留學生招生情況和教育發展。

“BC省碩博直通車”的取消對於實力強大的人可能影響不大,但對於處於中間層次的人來說,則可能帶來更多的擔憂和不確定性。取消項目可能導致競爭的加劇,進而影響到個人的移民計划和留學選擇,這一變化將對BC省的留學生和移民群體產生深遠的影響。

 

在“速食”成為主流的視聽傳播時代,社會每天都在產生大量信息。而應該探討的深度,卻永不止於話題或事件本身。我們一起,從社會發展中洞察有價值、有趣、有爭論點的生活方式及現象。

狂呼社會研究所聚焦社會變革下不同的聲音,向外延申社會背景、文化背景的思考深度,以多角度剖析、獨特的社會視角,引領大眾感知社會的“人間百態”。

狂呼,為每一個社會現象或事件的背后,提供具有探討價值的觀點,始於洞察、終於啟發。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返回網誌
1 / 8
1 / 4
1 / 4
  •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