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斥資27.5億美元收購人工智慧新創公司Anthropic,這是迄今為止最大的風險投資

發布日期:

科技股 Tech Stock


2024年3月27日金融快訊Market Briefing
亞馬遜正在進行其三十年來最大的外部投資,因為它希望在人工智能競賽中獲得優勢。

這家科技巨頭表示,將再投資27.5億美元支持 Anthropic,這是一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的新創公司,被廣泛視為生成人工智能領域的領跑者。其基礎模型和聊天機器人Claude與OpenAI和ChatGPT競爭。

兩家公司在9月宣布初始投資12.5億美元,并表示亞馬遜將投資最多40億美元。周三的消息標志着亞馬遜的第二筆資金。該公司表示,亞馬遜將保留該公司的少數股權,并且不會擁有Anthropic董事會席位。消息人士透露,這筆交易是在這家人工智能新創公司的最新估值達到184億美元的情況下達成的。

在過去的一年里,Anthropic完成了五筆不同的融資交易,價值約73億美元。該公司的產品在企業和消費者領域與OpenAI的ChatGPT直接競爭,并由前OpenAI研究高管和員工創立。

亞馬遜投資的消息是在Anthropic推出Claude 3几周后發布的,Claude 3是其最新的人工智能模型套件,據說是迄今為止最快、最強大的。該公司表示,其新模型的性能超越了OpenAI的GPT-4和谷歌的Gemini Ultra,進行行業基准測試,例如本科水平知識、研究生水平推理和基礎數學。“生成式人工智能有望成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具變革性的技朮,我們相信我們與Anthropic的策略合作將進一步改善我們客戶的體驗,并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云端供應商Por表示。

亞馬遜此舉是云端供應商為在人工智能競賽中保持領先地位而進行的支出戰。這是Anthropic資本結搆一周內的第二次更新。周五晚間,破產申請顯示,加密貨幣交易所FTX與一群買家達成協議,出售其在Anthropic的大部分股權。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顯示,生成式AI一詞似乎一夜之間就進入了主流和商業朮語,并且該領域在過去一年中呈爆炸式增長,2023年近700筆交易中的投資額達到創紀錄的291億美元。OpenAI的ChatGPT於2022年底首次展示了該技朮生成類人語言和創意內容的能力。此后,OpenAI表示超過92%的財富500強公司已釆用該平台,涵蓋金融服務、法律應用和教育等行業。像亞馬遜網絡服務這樣的云端供應商不希望措手不及。

這是一種共生關系。作為協議的一部分,Anthropic表示將使用AWS作為其主要云端供應商。它還將使用亞馬遜芯片來訓練、建搆和部署其基礎模型。亞馬遜一直在設計自己的芯片,最終可能與英偉達競爭。

微軟通過對OpenAI的高調投資,公司一直在大舉投資。據報道,隨着這家新創公司的估值突破290億美元,微軟對OpenAI的押注已躍升至130億美元。微軟的Azure也是OpenAI的運算能力獨家供應商,這意味着這家新創公司的成功和新業務將回流到微軟的云端服務器。

同時,Google也支持了Anthropic,并與Google云端達成了自己的協議。它同意向Anthropic投資高達20億美元,其中包括5億美元現金注入,并隨着時間的推移另外投資15億美元。Salesforce 也是支持者。

Anthropic本月稍早宣布的新模型套件標志着該公司首次提供“多模態”,即為生成人工智能添加照片和影片功能等選項。

但多模態和日益復雜的人工智能模型也導致了更多潛在風險。谷歌最近將其人工智能圖像生成器(Gemini聊天機器人的一部分)下線,因為用戶發現了曆史上的不准確和有問題的反應,這些內容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

Anthropic的Claude 3不會產生影像。相反,它只允許用戶上傳圖像和其他文件進行分析。

Anthropic聯合創始人Daniela Amodei本月早些時候對外表示,“當然,沒有一個模型是完美的,我認為提前說清楚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非常努力地嘗試使這些模型盡可能具有能力和安全性。當然,有些地方模型仍然會不時地編造一些東西。”

在Anthropic之前,亞馬遜最大的風險投資是電動車制造商Rivian,其投資超過13億美元。這也是一種戰略夥伴關系。面對更多的反壟斷審查,這些合作關系一直在加強。亞馬遜、微軟、蘋果等七巨頭的收購量下降,Nvidia、字母、元和特斯拉。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去年這七家科技公司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投資從2022年的44億美元躍升至246億美元。與此同時,大型科技公司的并購交易從2022年的40筆下降到去年的13筆。Pitchbook AI分析師表示,“投資潛在顛覆者有一種偏執的動機。另一個動機是增加銷售額,并投資於可能使用對方公司產品的公司——他們往往是合作伙伴,而不是競爭對手。”

大型科技公司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投資熱潮因這些協議看似循環的性質而受到批評。通過投資人工智能新創公司,包括Benchmark的Bill Gurley在內的一些觀察人士指責科技巨頭將現金回流到他們的云端業務中,而這反過來可能會表現為收入。格利將其描述為“增加自己收入”的一種方式。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正在仔細研究這些合作伙伴關系,包括微軟的OpenAI交易以及Google和亞馬遜的Anthropic投資。有時所謂的“往返”可能是非法的。尤其是如果其目的是誤導投資者的話。但亞馬遜表示,這種類型的風投并不搆成往返。

FTC主席在該機搆的人工智能技朮高峰會上宣布了這項調查,并將其描述為對人工智能開發商和主要云端服務提供商之間正在形成的投資和合作伙伴關系進行的市場調查。

在如此動蕩的金融市場中,你會選擇怎樣投資?
一起深入了解資深投資者的美股交易策略。在投入股市之前,多認識美股市場,才可提高投資回報率。關注狂呼“個股分析”欄目,緊密跟蹤美股走勢,尋找更多投資機會。

點擊此處了解更多

免責聲明:本網站提供的信息僅供一般信息目的,並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

返回網誌
1 / 8
1 / 4
1 / 4
  •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