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太空競賽2.0已經開始,這一次中國將力爭成為贏家

新的太空競賽2.0已經開始,這一次中國將力爭成為贏家

發布日期:

政治 Politics 科技 Tech


要點:
新空間站、衛星互聯網、月球基地,和小行星採礦計劃,中國正在太空競賽中飛速前進,這些都代表着中國在太空科技的核心領域已經站在了世界的前列,追上美國已不再是天荒夜談。無論是在政府主導的太空戰略項目領域,還是太空商業開發領域,中美兩國激烈競爭的大幕已然拉起,太空競賽2.0兩強爭霸的時代正式到來。

在“速食”成為主流的視聽傳播時代,社會每天都在產生大量信息。而應該探討的深度,卻永不止於話題或事件本身。我們一起,從社會發展中洞察有價值、有趣、有爭論點的生活方式及現象。

狂呼社會研究所聚焦社會變革下不同的聲音,向外延申社會背景、文化背景的思考深度,以多角度剖析、獨特的社會視角,引領大眾感知社會的“人間百態”。

狂呼,為每一個社會現象或事件的背后,提供具有探討價值的觀點,始於洞察、終於啟發。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最新消息更新: 神舟十六号 载人飞船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北京时间2023年5月30日9时31分,搭载神舟十六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六运载火箭在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约10分钟后,神舟十六号载人飞船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预定轨道,航天员乘组状态良好,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注:在神舟十六號機組人員中,曾在加拿大從事博士後研究的中國著名航空學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桂海潮教授是第一位進行航天飛行的中國平民。所有其他宇航員都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成員。 

新空間站,衛星互聯網,月球基地,和小行星採礦計劃,中國正在太空競賽中飛速前進。
2023年4月2日,中國首枚民營液氧煤油火箭“天龍二號”成功首飛,這是中國航天領域的一個重要曆史時刻。這次發射任務標志着中國民營航天企業在火箭領域的實力和技朮水平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未來將促進中國航天事業不斷向前發展。

自2014年11月26日,國務院印發“關於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建設起,中國商業航天領域迎來了春天。但彼時SpaceX已經在航天領域耕耘了12年,失敗過無數次,也積累了無數經驗和技朮,在這個重資產、重技朮需要時間積累的行業里,起步較晚的中國民營企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趕。

長期以來,中國國家主席一直強調中國的太空計劃,它尋求在國際框架內開展工作,造福於人類。中國雄心壯志將如何塑造全球政治的未來?中國將太空視為未來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毛主席的觀點與習近平相似,在20世紀50年代後期,中國決定投資遠程導彈和太空技術,儘管它是一個還以農業為主的國家。美國有沃納·馮·布勞恩,俄羅斯有謝爾蓋·科羅廖夫,“中國火箭之父”是錢學森,他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和加州理工學院工作了幾十年,他所在的團隊綽號“自殺小隊”,由於到在校園裡製造火箭的爆炸性嘗試。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錢學森致力於美國對德國V-1和V-2火箭的反應,到戰爭結束時,他被認為是噴氣推進方面最重要的專家之一。他甚至在曼哈頓計劃中與馮布勞恩一起開發第一顆原子彈。但這一切都算不了什麼。1949年,隨著共產黨奪取對中國的控制權,美國人指責錢學森是共產黨員。他被剝奪了安全許可並被軟禁。當他最終於1955年獲准離開美國時,他啟程前往中國,並告訴記者他永遠不會再踏足美國。他信守諾言。這是美國的損失,也是中國的收穫。

20世紀中美國人和蘇聯人正在太空競賽中花費數十億美元。中國人不太關心達到里程碑的吹噓權利,而是技術進步。火箭彈越大、射程越遠,北京就越擔心它們會被軍事化並被用來對付中國。因此,錢學森開始著手培養幫助開發中國核彈和東風彈道導彈系統的一代科學家。

1956年,本著“兄弟般的援助”精神,蘇聯人向錢學森提供了他們的R-1火箭的藍圖,並派專家到北京啟動中國的彈道導彈計劃。在戈壁灘建起考點,派遣數十名中國留學生赴莫斯科培訓。中國想要獲得更現代的火箭,但俄羅斯不願意讓他們的最新技術轉讓給另一個國家。中國學生訴諸於復制受限文件並向他們的導師尋求知識。

到1960年,中俄關係惡化,合作終止。但是錢學森能夠利用這種快速吸收的技術知識來監督中國第一顆衛星的發射,並為中國的太空計劃及其彈道導彈技術奠定了基礎。美國前海軍部長丹·金博爾說,美國對待錢學森的方式是“這個國家做過的最愚蠢的事情”。

1967年,毛澤東下令將一名中國宇航員送入太空,並選出第一批候選人進行訓練。但是,當中國社會陷入文化大革命的混亂局面時,該計劃被取消,在此期間許多科學家被監禁或殺害。中國衛星計劃負責人趙九章被打成“反革命”,被紅衛兵毒打。1968年6月,火箭金屬材料研究專家姚桐斌被活活打死的消息傳出時,趙九章的希望破滅了。1968年10月25日,他寫下人生中的最后一份檢查后,拿出平時積攢的几十料安眠藥倒進嘴里,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年61歲,沒有留下任何遺言,骨灰也不復存在。

儘管有這些挫折,中國還是在1970年4月成為第五個將衛星送入軌道的國家(僅次於蘇聯、美國、法國和日本)。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定期發射衛星並向其他國家提供設施。2003年,中國成為第三個將人類送入太空的國家,中國日報稱之為“大躍進”。然後,在 2007年,中國在一次被稱為動能殺傷飛行器/KKV的太空導彈試驗中故意摧毀了自己的一顆氣象衛星。其他國家對大量的太空碎片感到震驚,但對中國人完成的相當於以子彈擊中子彈的行為印象深刻並感到震驚。KKV以大約29,000公里/小時的速度行駛,距離撞擊只有一秒鐘的時間,對其軌跡進行了三次閃電般快速的調整,以擊中2米長的衛星。

在最初的幾十年裡,中國的太空計劃除了使用衛星監測天氣外,還關注發展軍事衛星,並且隨著國家開始工業化,決定在何處修​​建公路和鐵路。然而,在本世紀,中國政府開始利用太空作為一種方式來表明中國作為軍事、技術和經濟領導者的地位。2022年初,北京發布了航天計劃“展望”,開篇引用了習近平主席的話:“探索浩瀚宇宙,發展航天事業,建設航天強國是我們永遠的夢想。” 有下一代載人飛船、人類登月、月球國際研究站、小行星探測和深空探索等計劃。

中國的使命願景是“自由進入、高效利用、有效管理空間”。2019年,中國探月工程總負責人葉培建說:“我們有能力去,現在不去,會被子孫後代指責的。” 人家去了,人家就佔了,你想去也去不了。這是足夠的理由。”

更高的目標包括登陸路過的小行星以開採其中的財富。
2016年以來,中國與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阿根廷、南非、泰國等19個國家和地區以及4個國際組織簽署了航天協議或諒解備忘錄。它強調與歐洲航天局、瑞典、德國和荷蘭的合作。這都是北京試圖主導太空治理的反擊。中國多年來,一直在努力與美國合作。1984年初,裡根總統向一名宇航員提供了美國航天飛機的位置。1986年,作為籌備工作的一部分,一批中國科學家原計劃參觀休斯惇載人航天中心,但因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爆炸而取消了訪問。

2011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沃爾夫修正案,限制了NASA與中國組織和科學家合作的能力。結果,中國被排除在“阿爾忒彌斯協議”之外,這是一項旨在規範和平太空探索的非約束性條約。共和黨國會議員弗蘭克沃爾夫的理由是,太空探索、技術進步和中國軍隊之間的關係如此之深,美國不能冒險與其日益壯大的對手合作。具體來說,人們擔心的是美國宇航局計算機和美中聯合研究的知識產權可能被盜,北京正在將這些研究應用於包括彈道導彈在內的敏感軍事技術。

中國黑客曾短暫進入國防部、國防部長辦公室、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五角大樓、核武器實驗室和白宮的計算機系統。還發現了更多傳統的間諜活動。2008年,居住在弗吉尼亞州的美國物理學家舒全生因向北京傳送有關美國火箭液氫罐的信息而被定罪。2010年,波音公司前工程師鐘東凡因向中國提供超過 30 萬頁的敏感信息而被定罪,其中包括有關美國航天飛機的數據。

中國對被拒之門外的反應是建造一個與國際空間站相媲美的競爭對手,與許多國家建立戰略科學關係,並建立一個與美國一樣先進的國內航天工業。2014年,中國在文昌建成了新的沿海航天港,專門用於需要在水面上發射的大直徑長徵火箭。2016年,兩名宇航員在飛船成功對接後,在天宮二號空間站度過了一個月的時間。2019 年,無人駕駛的嫦娥四號成為首個登陸月球背面的航天器,中國取得了新突破;2020 年,最後一顆北斗衛星就位,完成了挑戰美國擁有的導航網絡全球定位系統/GPS。

但也許過去十年中最大的里程碑是繞行、著陸,然後在火星上部署探測器。天問一號任務於2021年2月抵達地球,並花了三個月時間尋找合適的著陸點。5月14日,著陸器脫離軌道飛行器軟著陸。祝融(火神)漫遊車隨後被釋放,以進行火星地質調查、尋找水源,並回傳聲音和視覺。這一切都是中國的驕傲和神話。中國的長徵火箭以1934至19355年中國內戰期間一次著名的軍事撤退命名,當時紅軍在崎嶇的地形上撤退了9000公里。它幫助毛澤東上台並繼續打敗反共勢力。它是中國共產黨的建國神話的一部分,經常被用作英勇犧牲以取得偉大成就的例子。用火箭這個詞來形容推動中國在太空中取得偉大成就的火箭,具有深刻的象徵意義。

2007年繞月飛行的無人飛行器被稱為嫦娥一號,以一位美麗的仙女命名,在中國民間傳說中,她從丈夫那裡偷了長生不老藥,喝了它,飛向月球,成為了天上的女神。與此同時,在天宮空間站上,乘坐神舟太空艙前往天宮。宇航員們在“天宮”,“天宮”以掌管至高無上的天王居所命名中國神話中的宇宙觀。

1995年,一枚中國火箭起飛後爆炸,造成地面上至少6人死亡。所發生事件的確切細節仍不得而知,這提醒人們,中國在許多方面仍然是一個封閉的社會。然而,儘管有這種保密傳統,但現在眾所周知,中國的發射能力正在擴大。中國國家航天局 /CSNA現在在全國擁有多個發射場,從位於戈壁沙漠的太原發射場到西昌衛星發射中心,該發射場發射了中國的一些氣象衛星,但也是其洲際彈道導彈系統的一部分位於四川省和位於南中國海海南島的更現代化的文昌航天發射場,該發射場用於將宇航員送往中國空間站並執行更長時間的無人飛行任務。

一個新的發射設施正在東部港口城市寧波建成,距離上海約兩個半小時車程。在幾年內,預計每年將發射100枚商業火箭,即所謂的“快速發射”發射。與位於卡納維拉爾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一樣,寧波地處海岸,火箭不必飛越陸地,具備快速沖出大氣層的有利緯度。

中國將太空視為其未來計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領導人正在採取“技術民族主義”的現代化方式。
當地官員希望寧波成為眾所周知的中國航天城。它距離長江入海口附近的商業發射產業集群只有幾英里,可通往上海的一個巨大港口和其他以太空為重點的產業。中國最大的汽車製造商吉利汽車的總部設在那裡,並大力投資於衛星設計和航空航天相關行業。2022年,它利用西昌設施將自己的九顆衛星發射到低地球軌道,作為網絡的第一階段,為自動駕駛汽車提供更精確的導航。

這都是中國不斷發展的商業航天工業的一部分。它在私人資金方面仍然落後於美國,但公司渴望投資,尤其是在低地球軌道過於擁擠之前發射衛星。中共在2014 年開始鼓勵私人投資,但與所有中國企業一樣,與國家的聯繫比大多數國家都要緊密。中國現在有100多家私營太空相關公司,但許多是從政府部門分拆出來的。例如,位於武漢航天工業園區的火箭製造商ExPace是國有的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的子公司。

中國是目前唯一運營自己的主權空間站的國家。
其他人與國家的距離更遠:例如,i-Space星際榮耀在2019年發射雙曲線一號火箭時是第一家進入軌道的中國私營公司。然而,隨後在2021年兩次失敗。其他人也經歷過嚴重的挫折。為了幫助解決這個問題,作為國家軍民融合戰略的一部分,政府正在慢慢允許以前受限制的國家技術和專業知識轉移到該領域。這以比美國更正式的方式將國家、私營企業和國家頂尖研究型大學聯繫在技術卓越集群中。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一些新公司注定會失敗,但同樣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公司會崛起成為強大的國家級,甚至可能是全球性的公司。

在所有這一切中,中國將得到龐大、充滿活力的勞動力的幫助。長期的人口問題迫在眉睫,但目前中國仍然可以培養出大量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僅北京航空學院就有23,000名學生。本世紀每一年,中國畢業的工程師人數都在增加,而美國則逐年下降。在不久的將來,北京打算進一步發展其北斗導航衛星系統,因為GPS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為美國經濟帶來了1.4萬億美元的提振。美國農民用它來規劃他們土地的最佳利用,在城市中更有效地引導送貨服務,金融機構可以為交易打上時間戳,船東可以跟蹤他們的船隊。北斗的加密軍事應用比民用版本更準確,將用於監視解放軍和其他國家武裝部隊的動向。

中國還打算在未來十年內發射至少1000顆衛星。它將越來越多地向無力發射火箭或建造自己的衛星的發展中國家提供服務。這將被用來鞏固雙邊關係,以試圖將各州從美國拉走。用於科學發現的衛星可能會取得一些顯著的成就,可以與硬X射線調製望遠鏡相媲美,硬X射線調製望遠鏡是中國第一顆X射線天文衛星,它觀測黑洞並發現了宇宙中最強的磁場。

更高的目標包括登陸路過的小行星以開採其中的財富。其中一些岩石有數十公里寬,含有價值數十億美元的21世紀技術所需的金屬。中國眾多初創公司之一的起源空間已經推出了一款機器人原型,用於捕獲和銷毀空間碎片,並打算將其開發成能夠開採小行星。還有向火星發送另一個探測器的目的。只是到達那裡已經夠難了,但中國與美國和歐洲航天局正在製定挖掘土壤和岩石樣本並將它們帶回地球的計劃。這個想法是最終向木星和土星發送探測器。

但也許最具政治意義的項目是中國即將登月。2021年,中國和俄羅斯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在月球上共同建設一個名為國際月球研究站/ILRS的基地。他們設想了三個階段:第一,到2026年的偵察,包括三個載人任務;然後登陸月球;最後是“回歸”。月球南極已被指定用途,因為其冰冷的隕石坑是潛在的水源。

2019年,當中國在月球背面降落一艘無人駕駛飛船時,它在月球表面插上了中國國旗,並開始考慮用它作基地的地區挖掘岩石。一些報導表明,中國希望最早在2028年在月球上永久存在,但這似乎過於樂觀,也許2030年更現實。月球研究站建造的第一個結構將使採礦能夠提取資源,使基地得以發展。莫斯科和北京表示,他們打算在2035年之前完全開放該基地;美國主導的Artemis項目的時間表更加模糊。

在月球上建造基地將像1969年登月那樣激發一代人的想像力。同樣重要的是,對率先做到這一點的國家的決心。這不僅僅是“插旗”:它是為了軍事和商業優勢而奪取“高邊疆”。獎品是月球的潛在財富,以及利用它作為引力點來部署競爭對手難以探測的軍事衛星的能力。

隨著十年的進展,將對空間“地理”提出進一步的要求。中國已經是唯一一個運營自己的空間站的國家,天宮三號。它不像月球基地那樣成為頭條新聞,但從天體政治的角度來看,擁有唯一的主權空間站是一個很好的里程碑。眾所周知國際空間站是一個涉及歐洲國家、日本、俄羅斯、美國和加拿大的“合作計劃”。

未來十年,中國和美國似乎注定要在科學領域相互孤立。
天宮號由中國獨家擁有和運營,預計將服役至2037年左右。2011年至2016年間建造的1號和2號是第三號的測試版,它的重量幾乎是它的三倍,也更大。儘管它只有三個模塊,而國際空間站有16個。宇航員在船上研究太空醫學、生物技術、微重力燃燒、流體物理學、3D打印、機器人技術、定向能束和人工智能。

隨著國際空間站接近退役,最遲到2030年,可能會為中國打開一個小窗口Artemis計劃包括Lunar Gateway,一個圍繞月球運行的小型空間站,作為一個樞紐,允許宇宙飛船、機組人員、著陸模塊和漫遊車在頻繁的旅行中進行補給。但是,任何嚴重延誤都會使天宮成為唯一對客人開放的地方,這將體現中國的熱情好客、合作精神和領導力。北京已經表示希望接待國際宇航員的訪問,並希望“與世界上所有致力於和平利用外層空間的國家合作”。

美蘇之間的緩和得益於聯盟號/阿波羅“太空握手”。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和美國在國際空間站上的合作成為了一座橋樑,至少可以藉此建立更好的關係。重返月球為美國和中國提供了類似的機會。但是,任何一方是否能夠或願意進入對方的空間站可能取決於他們在地球上的關係。

觀點1

第一次太空競賽主要發生在冷戰時期的美蘇之間,對人類文明產生了重大影響。它不僅導致了太空探索的突破性成就,而且還傳授了重要的經驗教訓,繼續塑造我們對宇宙的理解並影響我們的生活。

太空競賽加速了各個領域的技術進步。它推動了火箭、材料科學、電信、計算和許多其他學科的進步。太空競賽期間新技術的發展在太空探索之外有著廣泛的應用,帶來了無數創新並改善了我們的日常生活。

科學發現,太空探索擴展了我們對宇宙的理解,並提供了對天體和現象的新見解。太空競賽帶來了重大的科學發現,例如第一顆人造衛星/Sputnik 1、第一個進入太空的人/Yuri Gagarin和第一個登上月球的人/Neil Armstrong。這些成就徹底改變了我們對太空、地球和物理定律的認識。在太空競賽過程中激發了全世界人們的想像力,激發了人們對宇宙的驚奇和好奇心。它激勵了幾代科學家、工程師和探險家在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領域追求職業,促進創新和進步。探索和突破界限的願望仍然是許多個人和國家的驅動力。

技術衍生產品,太空競賽期間開發的技術在各個領域都有實際應用,包括醫療保健、通信、交通等。例如,衛星通信、全球定位系統/GPS和輕質材料等創新對工業和日常生活產生了深遠影響。太空競賽證明了投資研發的重要性,從而帶來了許多社會效益。從太空觀察地球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來了解我們星球的脆弱性和相互聯繫。從太空拍攝的地球圖像突出了環境管理的必要性,並激發了人們對保護地球資源重要性的更大認識。太空競賽在提高環保意識和促進保護地球生態系統方面發揮了作用。

雖然太空競賽的特點是美國和蘇聯之間的競爭,但它最終也導致了國際合作精神。通過聯合任務,例如 1975 年的阿波羅-聯盟測試計劃,各國開始在太空探索中合作。這種合作在國際空間站/ISS和其他聯合項目中繼續進行,展示了跨境團結與協作的潛力。儘管冷戰緊張局勢助長了太空競賽,但對太空探索的追求最終超越了政治對抗。它展示了在追求共同目標的過程中開展和平合作與協作的潛力。太空競賽提醒人們,人類進步可以通過和平方式實現,太空探索可以將各國團結起來造福所有人。

第一次太空競賽繼續塑造我們的太空探索方式,並影響著影響人類文明的技術和政策的發展。他們強調了在我們繼續探索和了解宇宙的過程中科學發現、國際合作、技術創新和環境管理的價值。希望人類太空事業的未來在這第二次太空競賽中可以帶出人類最好的一面。

觀點2

雖然中美之間新的太空競賽可能會導致太空探索取得重大進展,但也必須考慮潛在的負面風險。如果發生這樣的競爭,可能會出現一些嚴重後果。可能會推動緊張政治局勢升級,一場新的太空競賽會加劇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爭奪太空主導地位可能會助長更加敵對的環境,導致衝突升級和國際關係緊張。

在比賽期間開發的太空技術可能具有雙重用途,包括軍事應用。專注於在太空中超越彼此可能會導致太空軍事化,兩國都將開發先進的武器系統或從事威脅和平利用外太空的活動。一場新的太空競賽可能會將大量財政和技術資源從其他緊迫的全球問題上轉移出去。政府可能會優先考慮太空探索,而不是氣候變化、扶貧、醫療保健和教育等關鍵問題,這可能會阻礙這些領域的進步,特別是氣候變化、可再生能源,也是世界急需的。

環境問題,增加太空空間活動,包括衛星發射和空間碎片,可能會帶來環境風險。空間碎片的積累可能會加劇,進一步擾亂地球軌道並增加碰撞的可能性,這可能會影響現有衛星和空間基礎設施。新的太空競賽可能會促進更具競爭力和排他性的方法,而不是促進國際合作。國家之間的合作努力可能會受到影響,阻礙共同的科學進步,並阻礙在小行星防禦、空間碎片減緩以及月球或火星探索等共同挑戰方面取得進展。在競爭環境中追求太空優勢可能會導致更大的冒險意願。這可能會導致任務倉促、安全預防措施減少以及發生事故或故障的可能性增加,從而可能危及宇航員的生命和公眾對太空探索的看法。

太空競賽會加劇對國家安全和間諜活動的擔憂。兩國可能都將太空資產視為對其軍事和情報能力至關重要,導致更加註重監測和保護其資產,同時可能侵犯彼此的系統,增加衝突。希望大家能認識到這些潛在的最壞結果並非不可避免,國際合作和負責任的行為可以減輕其中的許多風險。參與對話、促進合作並為太空活動制定明確的指導方針可以幫助確保太空探索的追求對所有相關國家來說都是和平、有益和可持續的。

 

在“速食”成為主流的視聽傳播時代,社會每天都在產生大量信息。而應該探討的深度,卻永不止於話題或事件本身。我們一起,從社會發展中洞察有價值、有趣、有爭論點的生活方式及現象。

狂呼社會研究所聚焦社會變革下不同的聲音,向外延申社會背景、文化背景的思考深度,以多角度剖析、獨特的社會視角,引領大眾感知社會的“人間百態”。

狂呼,為每一個社會現象或事件的背后,提供具有探討價值的觀點,始於洞察、終於啟發。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返回網誌
1 / 8
1 / 4
1 / 4
  •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