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NPC Trend 另類直播?最高日入7000美金!

Tiktok NPC Trend 另類直播?最高日入7000美金!

發布日期:

文化 Culture


要點:
當下短視頻時代,爆款內容迭代速度快,網紅創新手段更是層出不窮。短視頻平台使用“算法推荐”,將一個又一個另類、有趣的視頻內容推送到所有人首頁,刺激著每一個觀眾的獵奇神經。

投資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一種洞察宏觀經濟的態度,見證社會演變與科技發展。我們一起,從大變局中看清發展趨勢,希望從不確定中找到確定。

狂呼金融研究所聚焦於新的社會發展形勢下,金融與經濟對當今世界日益凸顯的影響。以全面、理性的投資視角,洞察分析每一個趨勢與機會,為廣大投資者創造更高質量、更獨特的金融投資觀點。

狂呼,比一部分人更快、更准地看清市場,讓大眾洞察金融經濟的核心。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近日在TikTok上,繼切肥皂、ASMR之后,最新的爆款內容變成了“NPC”直播,即真人在直播中模仿游戲NPC僵硬的肢體動作和一成不變的神態,按照直播中彈幕或粉絲贈送禮物的要求,類似遊戲當中指令觸發一樣,一次又一次地不斷重復搞怪、魔性的台詞、動作和表情,讓觀眾沉浸式體驗在互動游戲直播的氛圍當中。

和所有的網絡熱門內容一樣,這一爆款模式下也誕生了熱門主播。當下相關內容下最火的主播無疑是一位名為PinkyDoll的女性博主。Pinkydoll因她重復的一句“冰淇淋,太棒了!”/ice cream so good而走紅,NPC的直播形式便廣泛流傳開來,獲得前所未有的關注熱度。在爆火之后,PinkyDoll迅速走上了近几年海外網紅的賺錢之路,開始經營除TikTok之外的Instagram、OF等平台、出售IP周邊產品、接受知名媒體的釆訪、出新歌、上電視節目等。根據相關數據顯示,PinkyDoll目前通過TikTok等平台的直播、Instagram以及OF的訂閱而獲得收益,平均每天在7000美金左右。截止目前,PinkyDoll的TikTok粉絲量為98萬。

NPC直播新玩法
NPC/Non-Player Character,非玩家角色是游戲中一種角色類型,指的是那些由游戲自動控制而不是由真人玩家操縱的角色。舉個簡單的例子:當玩家在游戲中需要購買物品時,他們點擊的那個商人就是NPC。此外,當玩家需要與某些角色對話來完成任務時,這些角色也屬於NPC。不過,不同於真人玩家,NPC早被設定好了一系列固定的台詞和動作,因此他們會經常重復講話、展示同一個表情和動作。

過往,我們通常討論的是“NPC擬人化”,但誰能想到如今,“人類模仿NPC”竟然開拓了新的商機?

PinkyDoll作為目前最當紅的“NPC主播”,每天的直播中她都在重複設定好的台詞:
觀眾送禮物“冰淇淋”,她做吃的動作,并說“冰淇淋真好吃。”
觀眾送禮物“牛仔帽”,她做出拋繩索的動作,并說“你讓我覺得像個牛仔。”
觀眾送禮物“鴨子”,她就呱呱叫。
觀眾送禮物“氣球”,她做出捏爆氣球的動作,并發出“嘭”的聲音。
觀眾送玫瑰時,她要說“yes yes yes”。

因為粉絲給禮物的速度很快,她的台詞必須跟上,她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在不斷重複說同一句話,效果堪稱“精神污染”。沒有禮物時,她仍然保持NPC人設,身體模仿游戲里的人物一上一下地起伏,臉上掛着刻板的笑容,並用幅度夸張的動作熨衣服、炸爆米花。

與其他直播間精心設計的營銷話朮或各種才藝展示相比較,NPC直播稱得上“枯燥無趣甚至無釐頭”,但卻依然控制不住大眾的關注和一次又一次的“打賞”。

最開始,PinkyDoll每天賺250美元,但在走紅后,她基本每天進賬7000美元以上。此外,受PinkyDoll的影響,Tiktok上也冒出了不少同類型的NPC主播。據PinkyDoll表示,她自己最開始只是為了補貼家用才選擇在TikTok上直播,扮演NPC也是因為在直播中曾被網友評價“天啊,你看起來真像個NPC”,然后得到了一些大額的打賞和直播禮物後,決定嘗試這一個方向。在學習了GTA等游戲里NPC的運轉模式之后,PinkyDoll表示,自己目前每周7天,每天直播6個小時。在直播中,PinkyDoll几乎需要一刻不停地即時根據觀眾的禮物、彈幕做出實時的反饋。雖然說模仿AI或機器人,在15秒或一分鐘的短視頻里做做節目效果可能不算難事,但如果面對的是長時間不斷有新情況出現的直播,如何維持人設、讓直播觀眾維持在一個沉浸的狀態“不出戲”,無疑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在PinkyDoll大火之后,也有不少網友就將NPC直播給他們帶來的感覺評價為“反向恐怖谷”。所謂恐怖谷指的就是隨着機器人等擬人度的增加,在到達“接近人類”的相似度時,人類好感度突然下降,變得極為負面甚至反感。或而言之,PinkyDoll表演得越賣力、信念感越強,其在表演中通過刻意的動作、不自然的表情將自己人性抽離,使自己形似一個在模仿人類的機器人,反而讓不少人感到了不適。雖然不少網友依舊對PinkyDoll的表演模式感到不滿,甚至覺得毛骨悚然,但每天7000美元的收入吸引了更多的網友投身其中。不過目前從PinkyDoll的TikTok主頁內容來看,她正在向着更主流的美式時尚、娛樂網紅轉型,“扮演NPC”這條路她還會走多久,仍有待觀察。

數字人“反吃”網紅飯?
雖然扮演NPC作為網友尋找娛樂的又一個“快消品”壽命有限,但這也讓不少人開始思考,既然人可以扮演NPC,那麼數字人能否蹭一蹭當下的熱點,吃一口網紅經濟的飯?

畢竟在整個扮演NPC的浪潮中,除了模型的表演形式和重復的語句、表情,整個體驗的核心其實是在於“控制權的轉交”。主播將自己在直播中的動作、表情的控制權轉交給網友,網友以一種不帶有明顯性意味的方式控制著主播。多倫多大學互聯網文化研究員也曾表示,NPC直播提供的是“一種能夠控制創作者的感覺”。在這一層面上,控制真人和控制數字人雖然受眾可能會有一些區別,但帶給網友的體驗可能是類似的,更何況目前包括AI和數字人直播的技朮尚未完善,類似的直播往往需要“中間人”進行配合,這種形式下網友的體驗感或許會更加的丰富。如果數字人想要在未來,在以真人為主要組成部分的網紅經濟中占據自己的地槃,還是需要借助AI等技朮,進行自動生成動作、表情等,以滿足不同觀眾、不同網絡熱點的需求。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Vtuber 數字人領域仍然是未來十分重要的娛樂方向,此前包括A-Soul等虛擬偶像、虛擬主播的爆火,包括前不久Character AI、Replika AI等,其實都反映了人們對於陪伴、聆聽、傾訴等情感價值的需求,至於提供該價值的主體是否是“真實的人”,並沒有那麼重要。總之,無論是數字人還是真人主播,想要利用AI等技朮,在網紅經濟中占有一席之地,甚至影響社會的娛樂方式和文化,都需要從業者和監管者共同努力,只有這樣,娛樂產業才會涌現更多的新生力量,為人們帶來更多的歡樂和驚喜。

直播形式層出不窮
從直播平台誕生以來,網紅們一直以各種另類的形式進行直播,以吸引觀眾的獵奇心態,達到贈送禮物、打賞等目的。除了如今火爆全平台的NPC直播以外,過往也出現了各式“奇葩”另類直播形式。

睡覺直播
Amouranth是一位知名的網絡主播、模特和化妝師,身價千萬。而她的收入來源,主要靠的是“直播睡覺”。她每天都穿着可愛的睡衣睡褲慵懶地躺在一個溫馨的大床上,手里還抱着一個毛絨玩具,而觀看她睡覺的在線人數不少於萬人。很多男性網友都喜歡看她睡覺,覺得她很可愛、很性感。她直播睡覺短短几個小時,就能收入約將近2萬美金。目前,至少有數百個TikTok用戶進行徹夜直播,紛紛效仿睡覺直播的形式。

深究直播睡覺的吸引點,主要靠以下兩點。首先是在主播睡覺時,粉絲能自由聊天,搭建聊天室氛圍。其次,直播睡覺能很好地滿足觀眾的“窺私欲”,特別是對一些他們一直關注的主播而言。

但現在直播睡覺的套路被大量模仿,想脫穎而出已經比較難。其實早在2020年,中國抖音短視頻平台就有類似的主播進行直播睡覺,當時實時數據顯示有超過20萬人觀看。不過后來這種直播方式可能在抖音內變得過於無聊,便逐漸淡出了大家的視線。而在TikTok上,卻在去年突然興起直播睡覺這種方式,看起來在國內抖音上可能已經厭倦了的過時內容,在TikTok上卻可能會給用戶帶來前所未有的新鮮感。

拆卡直播
一張桌子,搭配一個透明亞克力板材質的置物架,再加上主播的一雙手以及他拿着的一疊花花綠綠的紙卡,成了諸多“拆卡直播”的“標配”。這一類直播間絕不僅旨在為用戶提供觀賞價值,更重要的是要搭售其購物車里掛着的商品鏈接進行盈利。其中包括有海賊王、火影忍者、名偵探柯南這樣的動漫大IP,也有權力的游戲、哈利波特、行尸走肉這類影視IP,更有大英博物館、好萊塢影視名人這類偏現實向的IP,可謂是應有盡有。

只要用戶一下單,主播便能迅速跟進訂單。此外,但凡從中開出“SP”、“JR”、“SSR”、“SSP”等稀有卡種時,主播都會敲鐘以恭喜各位幸運的“老板們”。為了刺激觀眾好奇心和緊張刺激的感覺,主播往往會通過快速翻卡、手擋牌、假動作等形式,緩慢揭開“懸念”,讓觀眾沉浸式體驗拆卡的快感,獲得一種類似“拆盲盒”的用戶體驗感。

乞討直播
自從tiktok開通直播打賞功能后,不少“網絡乞丐”也涌入直播間。

直播間里,一個中年男子槃坐在床褥上,手掌攤開,面露難色。他的面前正躺着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孩子右手連着弔水瓶。雖然語言聽不懂,但也能大致猜出來這個男人在表示“各位好心人,求打賞,為了我的孩子”。一整天,這位男主播哪兒也不去就這樣手伸着干坐着,收到禮物就感謝,沒收到禮物就滿臉愁苦。一旦觀眾打賞了,Tiktok出色的算法將為你推送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苦難人,讓你“廣撒錢財”以解助人為樂之心。

曾有相關數據顯示,這類直播間,觀眾送出的禮物價值從1美分到500美元的都有。而且不少直播間,一小時就能收到1000美元的禮物,即使去掉Tiktok平台的抽成,還能剩下700美元,可謂是名副其實的“網絡乞丐”:不付出勞動,躺著騙取同情就能賺錢。

短視頻直播間層出不窮的另類直播手段,反映了現代社會多元化娛樂和交流方式的發展趨勢。這種現象既有積極的一面,也存在一些挑戰和風險。

從積極的方面來看,短視頻直播間的多樣化反映了人們對創意和創新的渴望。這些另類直播手段可能提供了不同於傳統媒體的體驗,吸引了特定興趣群體的關注。多元化的內容創作也有助於推動文化的演變,為人們提供更廣泛的娛樂選擇,滿足了不同群體的需求。

然而,也需要關注其中的一些問題。另類直播手段可能不可避免地引發道德和法律問題,一些內容可能涉及違法、不良或不適宜的元素,需要加強監管和規范。其次,這種大量的直播內容可能導致信息過載,讓人們難以選擇合適的內容,甚至可能陷入消耗過多時間的困境。

綜合來看,對待短視頻直播間層出不窮的另類直播手段,我們應該以開放的態度去接受多元化的內容創作,但也要在保障法律法規、維護道德底線以及合理分配時間上保持警惕。不管是平台運營方,或是內容創作者,都應共同努力,創造積極健康的內容環境,以促進社會的進步和發展。

投資不僅僅是為了創造財富,更是一種洞察宏觀經濟的態度,見證社會演變與科技發展。我們一起,從大變局中看清發展趨勢,希望從不確定中找到確定。

狂呼金融研究所聚焦於新的社會發展形勢下,金融與經濟對當今世界日益凸顯的影響。以全面、理性的投資視角,洞察分析每一個趨勢與機會,為廣大投資者創造更高質量、更獨特的金融投資觀點。

狂呼,比一部分人更快、更准地看清市場,讓大眾洞察金融經濟的核心。

聯系我們 // 相關文章


返回網誌
1 / 8
1 / 4
1 / 4
  •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出海網紅經濟,是陷阱還是機遇?

    隨著中國品牌出海,網紅經濟席捲北美、東南亞兩大市場。在網紅經濟的迅速發展下,也催生了網紅主播、MCN機構一條成熟的“全產業鏈”。網紅主播為了流量可能會採取什麼極端的手段? MCN機構和主播間到底又存在哪些內幕?

  •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中國年輕人“逃離”一線城市,一線城市風光不再還是迫於現實?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離開一線城市,去到二、三線城市或者回到自己的家鄉發展。然而,也有一部分年輕人選擇了重新回歸,在一線城市漂泊、打工、旅行,這種現象也被稱為“回籠漂”。

  •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溫哥華明星脫口秀抽獎贈票!中外喜劇,以幽默形式傳遞思考

    作為喜劇的“非常態”表達形式,“即興喜劇”完完全全由现场观众给一些主題、線索或是關鍵信息,再由喜劇演員們把这些东西用随机、自然的形式演绎出来。今天,我們和麦浪娱乐创始人之一、大麦喜剧即兴喜剧负责人紫琪一起探討即興喜劇背後的思考。

  •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Netflix 韓劇D.P: 逃兵追缉令,霸凌黑暗面背後的思考

    大多數人將霸凌與童年聯繫在一起,但任何年齡段的任何人都可能發生欺凌行為。它也可以採取多種形式,從言語騷擾到身體虐待等等。欺凌行為也不只發生在操場上。個人可能會在網上、辦公室、家里和其他地方遭受霸凌。

1 / 4